雀蜂

每天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北极熊

【翻译】Paterfamilias / AI

原作:Serpentnine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3250791/1/Paterfamilias

翻译:在下我=v=

《Hellsing》/《Vampire Hunter D》. Integra/Alucard. PG


  Alucard一脸不满地打量着面前的瓦砾堆。十分钟以前,这里还是最后大队位于埃尔富特(德国城市)的一处秘密基地。

  正如Integra推测的那样,基地的入口位于一座废弃福利院的背后。Alucard只用三十秒便料理完警卫并开放了能力限制,开始动手摧毁整栋建筑。不死者之王在建筑物坍塌的过程中始终监视着出入口,直到确定连一只松鼠也不可能从里面逃出来为止。

  然后吸血鬼开始着手巡查建筑物下方的地道。不死者之王如一场灾厄的潮汐般席卷过狭窄曲折的甬道,将它们变成恐惧与惊怖的地狱。每一个目标都被不慌不忙地清除掉,血肉从骨骼上撕裂下来,而它们的主人——无论人类还是那些人造吸血鬼,全都在潮汐退却后变成了一具具残缺的尸体。 

  Alucard十分乐意享受这次小小的郊游。

  地道中心的房间里是一台巨大的金属装置,纳粹似乎很喜欢这种玩意儿。Alucard想,无所谓地耸耸肩。眼下矗立在他面前的这一台正在不停发出嗡嗡的轰鸣声和细小的光点。穿着白袍的人类和吸血鬼在机械周围的计算机之间来回穿梭,偶尔大声与其他人交换一两句话。有几个类似“因果悖论*”或“Novikov理论*”的词语隐隐约约地传进Alucard耳中,吸血鬼之王完全不明白那些无稽之谈究竟是关于什么的,事实上他也不怎么在乎这一点。

  令他在意的是这群科学家看上去连把枪也没有——这也太没意思了。

  白大褂中的一个——鉴于这家伙的头发比其他人还要乱上一倍,Alucard觉得他大概是这群人的头头——回过身来。Alucard带着个满意笑容欣赏对方脸上震惊和恐惧的表情,但就在下一秒,毫无征兆地,那家伙疯狂大笑起来。

  “看吧!”科学家高声叫道,“这就是来自未来的,最后大队的秘密武器!Hellsing家族将在他的力量下化为一片焦土!!!”

  啊,现在他明白了。这群白大褂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来拖延时间。Alucard翻了个白眼。说实话,如果这群现代浮士德真能给他召唤来一个足够有趣的对手的话,吸血鬼之王将会很乐意让他们放手去做。整个地道正在逐步坍塌,反正这群杂碎一个也跑不了。

  决定表现出自己从善如流的优良品质,Alucard从怀里掏出枪,慢条斯理地换了个新弹夹。“不得不说,”他叹了口气,“你们这群可怜虫比我想像中还要更没骨气,居然跑去求助于所谓的科学,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们自己的力量呢?”

  房间后部的一个白大褂高声喊道:“就绪了!”那个一头乱发的家伙松了口气,回头按下几个按钮。头顶上的灯光闪了一闪,然后暗淡下去。地板在机械发出的巨大轰鸣声中震动起来。机器顶端开始散发出一股股蓝色的电弧。漆黑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线光束,瞬间便照到了地板上,在它的两旁发生了奇怪的扭曲,仿佛空间正从那里撕开一道两米宽的裂缝。那道光的中央逐渐膨胀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它的另一面被硬推到这一边来。

  Alucard掩饰不住自己脸上愉快的表情,这越来越有趣了。

  雷鸣般一声巨响。裂缝打开了,某个看上去与人类差不多大的物体被推了出来。那个东西重重地落到地板上,一瞬间光线消失了,只剩下发动机还在发出过载的低沉声响。

  Alucard饶有兴味地观看着眼前的景象,灯光熄灭了,吸血鬼之王带来的阴影笼罩下来,整个房间一片寂静。

  备用电源打开了,应急灯的昏暗亮光从头顶上洒下来。

  男人的形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身上还散发着缕缕青烟。

  “您未免太让我失望了。”Alucard彬彬有礼地说道,顺手让那个一头乱发的家伙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屋里的白大褂们全部变成了尸体。Alucard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地板和墙壁上布满了斑斑血迹,他甚至让一些鲜血成功地飞溅上了天花板——这效果需要用到一点小技巧。

  吸血鬼之王叹口气,重新慢慢凝聚成自己的人类形体。只要面前还有一个敌人,他就可以继续保持能力限制开放的状态,所以地板中间的那个家伙说不定还有点什么价值——反正这个夜晚已经就这么白白浪费了,Alucard有点哀怨地想道,真不公平。

  带着个烦恼表情,吸血鬼之王俯视着最后大队的“秘密武器”。面前这个人类的着装品味烂得吓人,他浑身上下都是破破烂烂的黑色衣服。按照Vlad伯爵阁下的判断那大概是某种皮革护甲,这家伙看起来就像刚从SM俱乐部逃出来一样。

  眼下那套荒唐的护甲仍在冒烟,吸血鬼之王继续打量自己的敌人。

  系在肩甲下方的斗篷是烧得最惨的部分,黑色宽边帽和上面别着的蛋白石倒是安然无恙。男人的背上背着一把长剑,奇怪的是这把剑的护手与剑柄部分看上去应该是西式风格,可被剑鞘包裹着的细长剑身形状却像东洋武士刀。

  Alucard抬起头,吸了吸鼻子。有什么事情不对劲,那台机器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整个房间中充满了臭氧与灼热的金属味道。但就算这些强烈的气味也没有对他分辨面前这个陌生人的气息造成影响。他越过栏杆走近那个黑衣男人,想要证实自己的怀疑。

  啊,现在事情变得有趣多了。这家伙并不是——不完全是人类。心脏每两到三秒钟才跳一下,不过以他的种族来说已经算相当快了。面前这个可悲的生物就是Hellsing的终结者?Alucard不由得撇了撇嘴。

  既然这家伙不是人类,那Alucard就完全可以杀了他。吸血鬼之王并不介意享受这点乐趣。Alucard蹲下身来观察着对方,如果这家伙能在几分钟内醒来的话,他说不定可以跟他来一次决斗,用这场小小的屠杀为那群打不死的纳粹神经病画下圆满的句号。如果他醒不过来的话,那直接给他个痛快倒也无妨。这幅半死不活的德行真让人郁闷,吸血鬼之王想,他本来听说这种生物具有相当强的防御能力来着。

  当然,事实上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生物。那是一个Lampijerovic——用英文来说就是Dampire,半吸血鬼。这些混血种拥有某些特殊的能力,但同时也与他们的父母具有相同的弱点。他们不会死于阳光或纯银,但对肉体伤害的承受能力要远低于纯种吸血鬼。

  半吸血鬼就像没有饲主的吸血鬼那样疯狂,它们的智商与普通的下等吸血鬼差不多。但这种生物十分罕见。低出生率下只有极少数能够活到成年。就连吸血鬼之王也不得不对这种生物感到兴致勃勃——毕竟遇到一个半吸血鬼的机会并不会太多。

  而面前的这一个……倾身向前观察面前的男人,Alucard皱起眉头。大多数半吸血鬼是由年轻的下级吸血鬼制造出来的,它们弱小到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但制造面前这个半吸血鬼的显然是个强大的血族。吸血鬼之王略微勾起唇角。倒不是说与人类女性交配是件毫无乐趣的事,但一个神志庆幸的高级吸血鬼怎么可能会突然发神经想要个孩子?

  好吧,那个纳粹科学家说过这家伙来自未来是吗?也就是说现在眼前这个半吸血鬼的母亲说不定根本还没来得及怀上他。

  忽然间他露出个笑容,牙齿在昏暗灯光下闪着白光。要查清楚这家伙究竟是哪个血族的后裔简直再简单不过了,然后他可以在这家伙出生之前就杀死他——多好玩啊。Alucard读过不少关于时间悖论的书籍,但还从未亲自体验过这种东西,这会是次不错的经验。

  一只手撑着仍然温热的地面,Alucard将脸靠近那个生物的颈间,小心地暂不碰触到对方的皮肤。现在,只要查明这家伙究竟属于十三血族中的哪一支,他就可以通过排除找出对方的亲族了。

  一瞬间吸血鬼之王产生了种自己的主人正在这个房间中的错觉。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Integra正安全地呆在伦敦,她不可能瞬间渡过英吉利海峡跑到德国的中心地区来。但他闻见了Hellsing的血的气味,这是毫无疑问的。Alucard环顾一下四周,究竟是从什么地方……

  他慢了半拍才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那么一会儿吸血鬼之王几乎失控,这是个私生子……这是……永远,永远都不可能有哪个吸血鬼胆敢玷污Hellsing家的女儿,只要Alucard还存在于这个世上,这种事情就绝不会发生。他要撕碎这个半吸血鬼的内脏,找出它的父亲——Alucard知道将酷刑时间延长到几十年的方法,他将……

  应急灯的光逐渐变得暗淡下来,Alucard不得不命令自己冷静下来,以控制住那些随着他的情绪而变得更加浓厚的黑暗。在这种情绪下他随时可能不小心令整个地道坍塌下来,可他还不能让这个半吸血鬼死,至少现在不行。他需要这家伙清醒过来回答他的问题,然后他得好好地检查他。目前为止他从未探索过一个半吸血鬼的灵魂——如果这种生物有灵魂的话——吸血鬼之王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像对人类那样,从这种生物的灵魂中直接将情报吸取出来。

  从半吸血鬼身上Hellsing家的血统以及他能分辨出的一点东南亚血统判断,他一定是Integra一个非常近的后裔。吸血鬼之王拒绝考虑这个生物是自己的主人所生的可能性,这种想法会令他立刻发疯。那是不可能的,Integra决不会允许一个吸血鬼对自己……然而她可能会被强暴。Alucard从未试过一口气穿越英法海底隧道,但忽然之间他非常,非常想这样做。

  吸血鬼之王深呼吸了一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好,他会先审问面前的半吸血鬼。然后立即返回英国。杀死这个半吸血鬼的事情可以留待以后去做。Hellsing家族的封印令他无法在未取得Integra同意的情况下杀死Hellsing家的后裔,即使那个后裔是家族的污点也不行。

  见鬼!

  “醒一醒,半吸血鬼。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他恶狠狠地低声说道。男人仍然一动也不懂,Alucard让自己的使魔用腕足将那个混血种翻过身来。在计算机昏暗的光线下,半吸血鬼的容貌令他想起了什么……某个人……

  半吸血鬼左手的手指蠕动了一下。Alucard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意识的联系现在畅通无阻了,这个半吸血鬼与他具有相同的意识沟通方式,这倒是很奇怪。

  “醒一醒。”

  奇怪,就连半吸血鬼伸开的手看上去也很眼熟——关节的形状,手腕的轮廓,还有手指的长度……

  那个半吸血鬼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然后睁开眼睛。即使血液中并没有那种味道,冰蓝色的瞳孔也可以明确地表示出他是Hellsing的后裔。Alucard皱起眉头,那双眼睛中有着轻微的,属于吸血鬼的力量痕迹。而他应该认得那种独特的力量,那是……

  哦。

  不妙。

  大事不妙。

  这次她一定会杀了他。不是向他大喊大叫,不是拿他当靶子练枪法,甚至也不是将他关起来——她会直接亲自动手杀了他。

  “要命了!赶……赶快给我清醒过来!哦上帝,这次糟了,这次是真的,真的糟了!!”

 

Finis.

 

 

译注:
*因果悖论:关于时间旅行对未来造成影响的理论,又称命定悖论(Predestination paradox)或因果循环(Causal loop 或 Causality loop)。

  祖父悖论认为时间旅行能够对历史造成改变。例如一个人回到过去,杀死了自己的祖父。那么他的父亲及他本人便不会出生,如此便造成了一个平行的宇宙。

  而因果悖论与之相反,认为如果一个人通过时间旅行杀死自己的外祖父,那么他本人便会消失,换言之,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这个理论旨在证明时间旅行不可能对历史造成改变。

Novikov理论(Novikov self-consistency principle)是因果悖论的辅助理论,其主要内容是只有事件属前后一致的因果循环才能出现,矛盾的则不能。




评论(8)
热度(36)
  1. 维尔·沃尔夫雀蜂 转载了此文字

© 雀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