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蜂

每天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北极熊

名侦探的告白

《名侦探的规条》,天下一大五郎×大河原番三,乘号前后有意义,PG-13

小说向,小说向,小说向


  这算怎么一回事?

  我鼓动所有脑细胞思考着这个问题。然而大脑似乎拒绝发挥它身为理性器官的作用,反而徒劳无益地生产出更多问号。

  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正如诸君所看到的,此刻我扮演的,是由于缺少才能而傻乎乎地投入圈套,与普通受害人没什么两样地被凶犯绑架,陷入危险境地之中的警官角色。

  这种桥段在之前的事件中也出现过一两次,对我来说还算是轻车熟路。虽然不知是出于经验不足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对方只是非常草率地将我的双手反绑起来,但在这种情况下擅自逃跑或识破犯人的真面目都是严重犯规。反正接下来是名侦探的表演时间,我决定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只要静静等待那家伙出场就可以了,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

  “一想到可以趁此机会将属于那家伙的你据为己有,我就已经忍不住兴奋起来了。”

  面前这个一直说着我听不懂的台词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一般来说,在捉到人质后,凶犯的行为要么是将人质关押在秘密的地方或杀害人质,自己再若无其事地混进证人群中;要么是在人质面前表演某种诡计,然后故意放走人质,来制造自己无罪的目击证人。

  而眼下,那个无论怎么想都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家伙,正在毫无本格派推理小说凶犯自觉地自说自话,而且还滔滔不绝。

  “所以你也觉悟了吧,警官,要怪的话就怪那个人好了。”

  这家伙是被害人的律师鸟海吧。虽然戴着品位差到不行的塑胶面具,但他话说得实在太多了。

  虽然我也不能揭穿他就是了。

  不过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警觉起来,本来应当不会遇到危险的自信突然动摇了。说起来,其他作者笔下也不是没出现过警官被害的先例。不过杀死系列中持续登场的人物要冒很大的风险,因为尽管这可能会令一部分读者觉得吃惊,但同时也很可能要牺牲掉一部分那个角色所带来的人气吧。以这部小说而言,我要是从此谢幕,大概会给作者的叙述造成不小的麻烦吧。然而鸟海的反常行为,着实令我在想到这个可能性时担心不已。

  而且鸟海的身份也不太寻常,他是那家伙,也就是本系列主角的大学同学,在前面的几个案件中还曾经出场过几次。选择鸟海作为凶手,看来作者这次也下定了某种程度的决心吧。

  身为主角的朋友,除非是他的红颜知己,或者固定出场的人气角色,否则不躲远点的话,下场就算不是变成被害人,也会在各种不为人知的悲惨命运逼迫下沦为罪犯。这样想想这家伙也真够倒霉的,戴着那个愚蠢的面具一定很不舒服吧,不知不觉中对面前的鸟海感到了同情,我叹了口气。

  抱歉,事到如今,我已经没空担心你的命运了。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鸟海突然行动了。

  还没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我的上衣就被粗鲁地扯开了,纽扣在粗暴行为下绷飞出去,发出轻微的声响。

  “鸟……”

  连忙将下意识吐出来的音节咽回肚子里去,我在鸟海一把撕开穿在里面的汗衫时倒吸一口冷气,撕了外衣撕内衣,这家伙是什么剪刀手怪力男吗?

  他到底要干吗啊。

  “阿三!”

  一声断喝令正做出最大努力企图摆脱鸟海的我抬起头来,压在我身上的鸟海也不由得向门口望去。一个穿着皱巴巴外套,戴着标志性圆眼镜和拿着手杖的青年站在那里。这就是本系列的主角,名侦探天下一大五郎了。

  看到这家伙终于出场,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天下一的模样有点狼狈,双肩不停起伏,衣服也比平时凌乱数倍,显然在到达这里之前经过一段时间的全力奔跑。虽然被设定成一个外表邋遢的角色,却似乎依然有读者坚信他在精心打扮后必然是个美青年,主角真是不错的职业啊,我有点悲愤地分心想着。

  话说回来,刚刚那句“阿三”该不会是叫我吧。

  天下一的眼睛从镜片后面凝视着我,接着我听到他问出了这样的话:

  “你还好吧。”

  喂喂凶犯也在这里,就算是真的担心也好,赶紧给我回到小说世界中来啊!

  虽然在心里作出了这样的呼喊,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因为还在用力摆脱鸟海)回答道。

  “天下一……”

  被我点名的男人一瞬间露出了复杂的神情,但几乎立刻天下一便恢复了常态。

  “放开他,黑桃死神。”

  尽管吐出那个滑稽的代号时眉心抽搐了一下,但天下一还是最大限度地保住了自己的严肃表情。我躺在地上,有点同情地仰视着用纠结语气作出戏剧性发言的男人。

  “不,应该叫你鸟海才对。我已经解开你所有的诡计了,放开大河原警部,乖乖低头认罪吧。”

  虽然你这么说了,但如果鸟海真的乖乖认罪的话,那才真是没戏唱了呢——

  “既然被你看穿,那就没办法了。”

  哈哈哈哈哈?

  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犯规了,鸟海还一不做二不休地揭开了脸上的面具,他也忍耐很久了吧。

  “但有一点你搞错了吧,天下一,现在这家伙可在我的手上,应该乖乖听话的人是你。”

  天下一的表情明显扭曲了一下,“这是你我之间的事,跟他没有关系。”

  什么时候刑事案件变成你们俩之间的事了?

  哈哈哈哈哈,鸟海垂着头大笑起来,“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看不出你们两个的关系?”

  “住口!”带着类似垂死挣扎的表情,天下一咬着牙说道,“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都到这地步了还不让我退场,作者到底想干什么啊?而且天下一所谓“你想的那样”究竟是怎样?在那两个人完全脱离常轨的对白中产生了非常不妙的预感,我狐疑地轮流看着天下一和鸟海,决定暂时为了自己的安全保持沉默。

  然而就在这时,鸟海突然抓住了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来。

  “鸟海!”

  “呆在那里别动!”

  被鸟海这样吼了一句,正要冲上前来的天下一硬生生停住脚步。还抓着我不放的鸟海见状露出得意的笑容,对天下一扬了扬下巴。

    “看见那边的水管了吧。”

  示意天下一走到水管旁边,鸟海从我的裤袋里摸出一副手铐,朝天下一丢过去。

  “用这个把自己铐在那上面。”

  姑且不论我习惯放在大衣口袋中的手铐是怎么跑到裤袋里去的——不,事实是我无暇考虑这个问题。因为鸟海的手在离开口袋之前,势如闪电地在我腰上捏了一把。

  一瞬间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我像见鬼一样瞪着满脸怪笑的鸟海。这个恶心得要命的动作是怎么回事?故意的?手抖?前几作见到时明明是个挺正常的男人,怎么到了这一部突然变得这么阴阳怪气?

  另外天下一,这个凶犯目前手无寸铁,连我的手枪也被他自己给丢到房间另一头去了,你到底为什么要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地照办啊。

  “哈哈哈哈哈!”鸟海又开始毫无意义地大笑,“终于让我等到这一天了,天下一,我要让你也尝尝恋人被人夺走的滋味!”

  ……天下一你抢过这家伙的女朋友吗?

  还没来得及翻白眼,视线被阴影挡住,有个柔软的东西覆盖在嘴唇上。我用了将近十秒钟才搞清楚自己是被鸟海吻了。

  作者脑袋被驴踢了吗?!

  这是浮现在我脑海中第一个有意义的句子。这算什么情节发展?就算草稿也不能这样乱来好不好,发表见报的话就更不得了了。这些念头连珠炮地在脑中闪过,想像着抗议信雪片般飞向报社的景象,即使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也差一点幸灾乐祸地笑出来。

  但下一秒我就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回荒唐的小说世界中来了,因为鸟海那个家伙居然开始企图将舌头伸进来。

  够了!Stop!住手!我心中的全力呐喊明显传不到鸟海那里,男人的脸在近在咫尺处露出陶醉表情,我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强吻一个中年男人究竟有何乐趣可言啊黑桃死神鸟海君,而且你就不觉得我的胡子扎人吗?

  被堵住的嘴让我没法说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也不知是怎么解读那些咒骂未遂音节的,鸟海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右手向下挪去,一把抓住我的屁股。

  “有感觉了,嗯?”

  一直辛苦忍耐的怒火在瞬间爆发了。

  “都给我差不多一点!!”

  现场重新安静下来是大约四十秒之后的事了。天下一一面转开身子,让我打开他的手铐,一面呆然眺望着躺在另一侧地板上,满脸淤青昏厥过去的鸟海。

  “真的没问题吧……”

  我瞪了他一眼,天下一准确地接收到我目光中的愤怒电波,立刻便噤声不言了。我将手铐放回口袋中,连回头看鸟海一眼的心情也没有——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是受害者没错,但——

  “有问题的话让作者自己去操心吧,我不奉陪了!”

  就算配角也有忍耐到头的一天,请作者们牢记这一点!

  “不,我倒不是这个意思,不如说变成现在这样正中作者下怀也说不定……”

  面对一边搔头发一边吐出暧昧台词的天下一,我不禁皱起眉头,

  “什么意思?”

  天下一别开脸,不与我的目光接触,一个劲按摩着自己获得解放的手腕,脸上露出类似困惑的神色。

  “大河原君大概还不知道。不过在你被鸟海抓起来的这段时间里,我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调查,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问题。”

  “什么?”

  目光闪烁着四处乱看,天下一像是难为情,又像是有点困扰地说道:

  “就是这个天下一系列的作者,现在突然换人了啊。”

  果然是不得了的消息。脑袋一阵晕眩,我不由得两腿一软。天下一连忙扶着我坐在木箱上,自己也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真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天下一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

  “冷静点听我说。总而言之,现在我们身处的,并非原本的天下一系列。而是由另一个作者所撰写的,同样以我作为主角的小说中。”

  “等等。”我打断他,“难道原作者同意将天下一系列转手给别的作者不成?”

  “据我所知现在的作者并没有征求过原作者的同意……”

  “太乱来了,这是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吧。”

  天下一又开始搔脑袋,这是他感到为难的表现。“确实是这样没错,但对你我二人而言,问题并不在这里。”

  我皱起眉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现在你我,包括鸟海君和其他角色在内。我们所处的,是被称为‘同人小说’的世界。不仅如此,根据我得到的情报,这部小说还是所谓的‘女性向耽美同人’。也就是以男性之间的恋爱故事为主要情节的民间创作。”

  “……哈?”

  天下一满脸无可奈何地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消化他提供的信息。觉得头晕有激烈化的趋势,我揉了揉眉心。

  “让我想想。你是想告诉我,现在天下一系列变成爱情小说了?”

  “唔,准确地说,是推理系耽美小说。”

  因为最近作者看到论坛上的求文帖,觉得这种题材有市场吧。天下一用不确定的口气说道。

  如果真是这么想的那作者的脑一定非常成问题,就算要写,也要选择用例如福尔囗斯,御囗洗系列,名侦囗囗南,金囗一或者金囗一少年等等诸如此类人气较高的作品来下手才对,像名侦探规条这种既不主流又不美型,充满了吐嘈和冷笑话的推理小说同人,到底有几个人会看啊。

  就算这部小说原作的读者,也没有多少会对这种男同志恋爱小说感兴趣吧。

  “说的也是……”

  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说起来,所谓推理系耽美小说,难道是把推理小说和爱情小说融为一体的作品?”

  “差不多是这样吧。”

  “那我这样让鸟海闭嘴,故事就没法进行下去了吧。”

  起码推理的部分没办法演出了。

  “也不是……”天下一又一次露出困惑的模样,“我想你反抗和打昏鸟海的情节,其实都是出于作者的安排。”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连挑眉毛的力气都没有了。“是吗?”

  “因为作者毕竟只是个写耽美的,而不是推理作家啊。案件呀诡计什么的,对作者来说也是很头疼的事情。何况比起正统的本格推理小说来,读者更期待看到的是有萌点的爱情桥段吧。所以推理之类的怎样也好,只要主角在大谈恋爱,对作者来说就万事OK了。”

  萌点是什么鬼东西啊天下一你在我不知道时究竟做了什么样的调查,这样问出口之前,另一件一直隐约觉得有问题的事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等一下,你刚刚说这部小说是以推理和什么为主要情节的?”

  “哎?”愣了一愣,天下一的表情又奇怪地忸怩起来,“男性之间的恋爱故事。”

  “而且你仍然是作品的主角?”

  “嗯。”

  “所以说你现在要变成对男人感兴趣的男人了?”

  “嗯……”

  “而且要跟同样是原作人物的某人谈恋爱?”

  “可以这么说……”

  闭了闭眼,我的太阳穴开始一跳一跳的疼。

  “另一个倒霉的人是谁?”

  “那不是很明显嘛……”天下一吞吞吐吐地说,视线完全不敢往我身上放。“天下一系列的主要人物,除了我这个主角以外,就只剩下一个了啊。”

  不会吧……

  不祥的寒气窜上脊椎,我打了个哆嗦,睁大眼睛回头看着连耳朵都红了的天下一。

  “大河原君,其实……”

  别别别别别,我心中警铃大作,那种事想想就算了,别当着我的面说出来。

  我想捂住耳朵,但已经太晚了。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



名侦探的告白 完


评论(13)
热度(10)

© 雀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