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蜂

每天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北极熊

Random Hellsing Tales 06

作者:Agent HUNK

翻译:我

配对:Alucard/Integra

级别:G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3216962/1/Random-Hellsing-Tales

授权:有,但是大约十年前要的(不是夸张)不知塞哪儿了(´・ω・`)


~The Date From Hell~

 

  今天一定是愚人节,要不然就是这个世界终于彻底疯了。不管以上究竟哪个是真的Alucard都顾不上了。Vlad伯爵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尽管实际上他并不需要呼吸——有人邀请他的主人Integra Wingates Hellsing共进晚餐倒说不上有多好笑,但问题是现在邀请她的那个人是Enrico Maxwell,梵蒂冈教皇厅第十三科的科长,Hellsing永恒的敌人。这位先生居然对Hellsing家的女继承人发出了共进浪漫烛光晚餐的邀请,这可真是千年一遇的神奇情景。

  更妙的是女勋爵接受了他的邀请。

  “您认真的?”辛苦地克制住没完没了的爆笑冲动,吸血鬼问道。

  “当然。”女勋爵面无表情地走下楼梯。她的仆人用漂浮的姿态紧紧贴在她背后。

  “啊对,您当然是认真的。”男人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多好的未婚夫人选呐!”

  “我不知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她冷冷地回答道,打开通往自己房间的门,而Alucard则干脆穿过了她卧室的墙壁。

  “我猜的不对吗?”Alucard悄悄地勾起唇角,但Integra显然根本没注意他的表情。

  “他只是想跟我坐下来简单地谈谈而已。”女勋爵打开衣柜的门,开始寻找“比较女性化”的衣物。

  “你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她的吸血鬼站在她身后扬起眉毛。

  “我怎么知道?万一他要是胆敢告诉我他一直对我怀有秘密的不朽的爱情的话,”她像吃到什么生涩的东西般皱皱眉头,“指着我父亲的坟墓发誓,我就立刻让他肮脏的意大利脑袋领略一下水银弹头的味道。”

  Alucard一语不发地注视着自己的主人,几秒钟后他露出个微笑,

  “若能有幸目睹这个场面的话,我不惜付出所罗门的全部黄金作为代价。”

  “我对此毫不怀疑……”她喃喃自语道,几分钟之后女勋爵叹了口气,从衣柜门前退了回来。

  “怎么了,主人?如果是找不到适合约会穿着的衣服的话,我可以为您效劳吗?”男人走上前去,从衣柜的不知道什么地方拽出一件看上去相当暴露的鲜红色晚礼服。

  “我不记得自己买过这种鬼东西。”Integra对吸血鬼自满的献宝表情皱起眉头。对方则毫不脸红地还给她一个笑容,犬齿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您确实没有买,这是我藏在您衣柜里的。”

  “立刻停止挑战我的耐心,Alucard,做好准备,我们马上出门。”女勋爵不为所动地看着他。

  “我们?”

  “别让我重复命令。”女勋爵将他手中的礼服丢回衣柜中,合上衣柜的门,“Maxwell会带随从,你跟我一起去。”

  Alucard的脸垮了下来,Intergra满意地扬起脸。

  好极了,现在该轮到她笑了。

 

 

  一路上Alucard都在轿车里皱着脸,直到走进约定地点的小餐厅,不死者之王都没有露出过笑容。Maxwell包下了场地,整个餐厅只有来自教廷第十三科和王立国教骑士团的客人们。

  教皇特使在餐厅后部的位置上向他们招手,Alucard眉心的皱纹数量在看见他注视自己主人的眼神和站在门口阴影中的Alexander Anderson神父时再创历史新高。

  “他在这儿干吗?”Vlad伯爵恼火地咕哝道。

  “他在这里的原因跟你一样。”Integra简短地回答道,“别惹麻烦,被一个挥舞刀子的神经病神父一路追着跑回家什么的,我今晚没那个雅兴。”

  女勋爵和她的仆人走向Maxwell落座的位子,但教皇特使做了个阻止的动作。

  “Alucard最好到那边去。”银发男人指着门口,“到Anderson那儿去,希望你们别给我们惹什么麻烦。”

  Integra扬起眉头,“你想让他们两个呆在一起还不惹麻烦?”

  “我发誓会表现得像个天使,至少今晚会。”Anderson神父微笑,牙齿闪亮夺目。

  “那真是太好了……”Alucard咕哝着向自己的死敌走去,“我正想写首诗来讴歌和平……”

  白痴。Integra翻了个白眼,然后低头看向微笑着的天主教徒。对方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雕花小圆桌上摆着蜡烛,烛光摇曳着映上她的脸,女勋爵的眉梢抽搐了一下。

  见鬼的烛光。

  “请坐。”

  Integra皱起眉头,但还是接受了邀请。她在教皇特使的对面坐下,并丢给银发男人一个傲慢的眼神。

  “夜安,Integra。”Maxwell热情地问候道。

  “夜安,Enrico。”女勋爵不太友好地回答道。

  “您好像不怎么信任我。”Maxwell将双臂交叉放在桌面上稍微向前倾身接近她,脸上带着个厚颜无耻的微笑。

  “显而易见,你我根本没办法相处。”

  “别!”男人投降地举起双手,“至少这一次,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浅金色长发的女勋爵眯起眼睛,“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经过考虑,我认为咱们应该可以通力协作。”他露出个微笑,“毕竟我们的工作都是以上帝的名义消灭邪恶的怪物,这一点上我们目标相同的。”

  “说得没错。”她耸耸肩。

  “如果您愿意的话,”他从对面递给她一本菜单,“请随便点,今晚我付账。”

  “好极了,看来骑士精神还没完全绝迹。”她接过菜单迅速地浏览一遍,“今晚你付账?”

  “我付。”看着她的表情,Maxwell突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但Integra又将菜单放回了桌上,教皇特使松了口气,看着女勋爵向他抬起头来。

  “罗马最近天气如何?”

 

 

  “不是说真的吧……”Alucard呻吟道。

  “你看上去有点不安,吸血鬼阁下。”神父露出牙齿对不死者之王微笑。

  “我连他们两个能和平相处都不相信。”

  “我也是,不过特使阁下显然不这么想……”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神父也露出个不愉快的表情。

  “我看她已经恨不得给他个过肩摔了。”黑发男人眯起眼睛,向后靠到墙壁上去。

  “万一她要是不想那么做的话,”Anderson用下定决心的表情低语道,“我们就创造条件让她想。”

  “我们?”吸血鬼用思索的表情微笑起来。

  “没错,我们。”神父低声笑了出来,“具体方式视情况而定。”

 

 

  “也就是说……”Maxwell决心要将话题从天气转向更私密的方向去,“您跟那吸血鬼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指……Alucard?”Integra怔了怔,这个问题出乎她的预料。

  “我想你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是吗?”Maxwell问道,一副准备挑起事端的模样。

  “噢,”Alucard喃喃低语道,“你不该尝试这个话题……”

  “呃?”Anderson询问地看向他,“你刚刚说什么?”

  “看。”吸血鬼示意他注意自己的女主人。

  “你刚刚说什么?”Integra慢条斯理地问道,纤细眉毛缓缓地挑起来。

  “我只是好奇。”Maxwell耸耸肩,“您和Alucard总是形影不离。”

  Integra皱起眉头,“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好谈的。”

  “只是好奇而已,Hellsing的继承人跟她家族永恒的敌人——而且还是其中最邪恶的一个——你们如此亲密的事实在我看来难免会……感到好奇。”

  “别再碰这个话题……”又一次地,Alucard扬起唇角。

  “为什么突然对这件事感兴趣?”女勋爵不疾不徐地反问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也许这个意大利蠢货真的只是单纯出于好奇。Integra想,但在忍受了Alucard这么多年的精神折磨之后,来自任何人的任何有关她对那个吸血男感觉的问题都会导致一场灾难。

  “这很难说。”她避重就轻地答道,“你很想知道答案?”

  “好奇而已。”Maxwell露出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知道吗?”Anderson低语道,“我觉得气氛有点好过头了。”

  “我也这么觉得。”Alucard阴沉地答道。

  “我听说今晚城里有场歌剧上演。”教皇特使突然改变了题目。

  “是吗?”女勋爵明显敷衍地答道。

  “没错,剧目是斯托克的《德古拉》。”Maxwell殷勤地介绍道,“我们饭后可以去看这个。”

  “他做梦!”Alucard站直了身体。

  “戳到你痛处了?”Anderson在一旁笑得满脸不怀好意。

  “别在那里胡说八道。”无视对方的挑衅,吸血鬼之王继续眺望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

  “我没兴趣,谢谢。”女勋爵想也没想地作出了拒绝。

  教皇特使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片,“可是我已经买好票了。”

  呃?吸血鬼和神父同时僵住了。

  Integra对着那两张票看了几秒钟,然后露出个微笑,“哦……好吧,既然如此……”她顿了顿,似乎在考虑。

  “我们上吧。”Anderson看向Alucard。

  吸血鬼已经在行动了。

  “我得说——”

  女勋爵的话被打断了,Alucard重重地落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她皱起眉头,“Alucard?”

  “Hello,主人~”吸血鬼在飞行中迅速地回答道,他已经飞到了屋子的另一端,手里抓着那张无辜的雕花小圆桌。

  “出什么事了!?”Maxwell吃惊地站起身来。

  “来吧!混账!!!”Anderson抓着两把刀从他和安坐当地揉着眉心的女勋爵之间冲了过去。

  “咱们最好先想办法阻止这两个家伙。”Integra冷静地低头避过一把飞过头顶的椅子。

  “我同意。”Maxwell侧身闪过一把叉子。

  于是两位吸血鬼狩猎机构的最高负责人被迫就此中断会晤。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他们只好让两位手下打个尽兴。几小时后当两个战争狂终于因为厌倦而罢手时,他们所在的餐厅已经化作一片焦土。

  当天晚些时候,Integra女勋爵在自己仆人纠缠不休的询问下告诉他自己当时其实准备拒绝Maxwell的邀请。但是,她强调道,那只是因为如果要与那个天主教蠢货一起去欣赏歌剧,她宁可去死一千次。

  但Alucard跟往常一样只听到了自己想听的部分,吸血鬼用兴高采烈的得意表情不停向自己的主人追问真正的原因。最后忍无可忍的女勋爵果断地往他脸上正中央开了一枪,这才得到了短暂的安静。

  而与此同时,被留下赔偿餐厅所有损失的教皇特使正在对着夜空露出非常惆怅的表情。

 

 

The Date From Hell完

全文待续


评论(3)
热度(12)

© 雀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