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北极熊

关于

练笔,三月狮

最近穷极无聊把自己萌的角色和梗做了个Excel然后加了个公式随机抽签打段子练笔,昨天抽到后藤正宗*超能力2333

PG,《三月的狮子》真人电影向,宗谷冬司×后藤正宗,我没打反,没有

跳拉拉队舞热烈赞美加濑版宗谷,跟漫画不一样但是无法形容的非常棒了

萨拉吧我的语感,RIP


  后藤正宗九段有超能力。

  大部分时间他都当它不存在。就在最近,他还开始觉得这鸡肋玩意儿出故障了。

  可能算是某种家族遗传吧,父亲告诉他,实际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算不得少。但大部分人都选择闭口不谈。对此二十五岁的后藤只是“哦”了一句。父亲看起来倒是挺高兴,“我和你妈妈都有这种能力,我们还以为你没有呢。”

  而后藤只觉得难怪没人要谈,这所谓的超能力也太奇怪了。还好平时不太用得到,不如说四十三岁丧偶单身的后藤早就把它忘在脑后了——直到最近。

  后藤将手笼进和服袖子里,深深地皱起眉头,盯着飘在宗谷冬司头顶上那个红色的箭头。

  说是箭头,其实就是个小三角形。说起来有点诡异,看起来跟游戏里的景象差不多。工整醒目的三角标飘在宗谷头顶不远处,不想注意都不行,箭头不时震动一下,明晃晃地提醒后藤看这里,看这里。

  后藤从没像此刻这样怀疑过父亲的正确性。

  “如果看得到那个记号的话,”父亲稍微压低声音,笑容变得神秘起来,“就说明你喜欢上对方啦。”

  别开玩笑了。

  幸亏只是在观战而已。要是跟宗谷对局中不停分心的话,他非当场爆发不可。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看宗谷,后藤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轻微移动身体的动作惊动了旁边的记录人。后藤只是随意一瞥,对方就像受惊吓的鹌鹑一样瞬间缩了回去。

  啧。

  心情不好的后藤九段看起来比平时更像黑社会了。心浮气躁的感觉令他连掩饰都提不起劲儿,干脆光明正大地死盯着宗谷看起来。这下光标(?)跳得更欢快了,扑通扑通的,正好接近他心跳的频率。

  宗谷名人显然没怎么抽时间运动,说实话,后藤有时候简直怀疑对方连进食的需要都没有。将棋是构成这个男人的唯一要素,他的呼吸,手指,缺乏色素的柔软头发和裹在和服里的单薄双肩,全都只为将棋而存在。

  名为宗谷冬司的男人宛如棋之道的凝结体,他本身的存在感反而极淡,连言谈与相貌都有可能被人忽略。

  后藤这样想着,正有些出神,视线冷不防对上一双灰色的眼睛。他微微一呆,才意识到是宗谷回头看了他一眼。

  谁都不明白全神贯注对局中的宗谷为什么忽然抬起头来,朝一旁担任见证人的后藤看过去。后藤有点不自在起来,不知是不是自己的目光太过分,才使得宗谷罕见地在头衔战的对局中分心。

  一屋子人不由得跟着宗谷的目光看向后藤。宗谷脸上并没有不悦,身穿枯野色羽织的男人看着后藤,姿态从容不迫。一瞬间后藤觉得自己分明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了一点疑惑的痕迹。他毫不示弱地对对方挑起一边眉毛。宗谷很快就垂下眼睛,重新投入了棋枰上的厮杀。

  而后赢得举重若轻,摧枯拉朽。



  棋局结束得比预料的早,大部分人看起来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第一眼看到请柬上的由布院时,后藤就觉得这比赛地点八成是神宮寺会长定的。果然比赛一结束,观战时正襟危坐,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棋士们只用了一秒就切进自我放飞频道。嘻嘻哈哈地奔向温泉。

  透过四层走廊也能隐约听到不知是谁荒腔走板的卡拉OK歌声。后藤揉了揉眉心。他没去事后的庆功会。自己身为见证人对着宗谷看了两个小时,反倒没怎么注意棋局的事实让后藤感到些许懊恼。他向战战兢兢的记录员要了棋谱复印件,准备好好看一下。

  一开始看就很难停下来了。

  后藤一直觉得宗谷的棋有种奇妙的美感。不是搏杀,也不是舞蹈,更像闲庭信步。如同在寂静幽暗的林中,成千的树木与上万的花草之间,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通往目的地,而这条路,只有宗谷一个人了若指掌。

  他就在这条路上孤身前行,同时也为身后的人指引方向。他不回顾,步伐不快,也不会为任何人而放慢。

  与宗谷对局的棋手就连输棋,也有种无法言喻的安心感。

  不知不觉已经这个时间了。后藤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偏偏他的烟在这个时候抽完了,不得不去小卖部买。夏夜的街上没什么人,空气中残留着白天的灼热,与来自温泉的硫磺气味混在一起,反而显得清凉起来。后藤耸了耸鼻子,隐约闻到什么甜甜的味道,不知是西瓜还是汽水。

  “啊。”

  迎面走过来的正是宗谷。头上鲜红的三角标跳得像八月新生的小鹿,想看不见都难。后藤不得不控制了一下表情,在对上视线时向对方点头示意。

  “后藤先生。”

  出人意料地,宗谷出声叫住了他。后藤回过头去,正好看见对方灰色的眼睛,在夜色中凝视着他。男人轻轻皱起眉头,露出后藤下午在棋室中刚刚见过的困惑表情。像是思考,又像苦恼的模样让后藤心中一动。

  “这么问可能有点奇怪……”

  砰——

  突然的响声分散了两个人的注意力。他们不约而同地抬头,只见一朵硕大的焰火在夜空中绽放,散开星星点点的光芒。

  所以不光是温泉,还特地选了夏日祭的日子吗,会长?

  两个男人并肩站在温泉旅馆门口,欣赏了一会儿花火大会的景色。察觉到宗谷(头上的箭头)动了一下,后藤侧过脸,宗谷的面容被照亮了,深灰眸子里倒映着灿烂烟花的景象让后藤有那么几秒几乎要看呆了。

  “刚刚……”你想问什么?不知为何两个人都有些尴尬起来。宗谷清了清嗓子。

  “我能看到后藤先生的……头顶,有个奇怪的东西。”名人,圣龙,狮子王,棋神,玉将,这一大堆头衔的持有人皱着眉头,用无比认真的表情看着他。后藤听见自己的声音,被烟花的噼啪声音淹没了一半,却还是异常清晰。

  “啊。是个红色的三角箭头吗?”


评论(2)
热度(4)

© 雀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