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蜂

每天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北极熊

【Hellsing】【AI】【AAI】The Alpha Female 02

原作:DuchessRaven

翻译:我 @ http://blog.imayuki.com

同人:《Hellsing》

配对:Alexander Anderson/Integra Hellsing、Alucard/Integra Hellsing

分级:R,无实车,应该只有一章需要走链接吧

全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07 / 08 / 09 / 10 / 11 / 12 

          13 / 14 / 15 / 16 / 17 / 18

有AAI情节,不过主cp是AI,另外虽然标题有个alpha但内容跟ABO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文发表的时候ABO设定还没问世(´・ω・`)

说实话我已经搞不清楚神父为什么叫铳剑神父了,搜了一圈整个人感觉我是谁我在哪儿铳剑到底是什么“铳”这个字存在于这个词中的意义又是什么……

所以铳剑到底是what哦!

不如叫黑键神父你说好不好哇!!!


~Chapter2~


  他的房间比想像中要好——好一点。室内摆设简单干净,一张大床、衣柜、书桌、几把椅子。管家安排他住在二楼,这也许是为了与地下室里的吸血鬼们保持安全距离,另外,Anderson不由得再次笑出声来,也可以跟顶楼的Integra Hellsing离得远一些。

  打开自己的行李后神父稍微停了一下,那个吸血鬼是否知道自己已经抵达这里了?按照管家的说法,那家伙现在应当正在地下室里享受睡眠时间。但神父一向明白,绝不能低估对手能力,否则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门口方向传来的响动打断了他的思路,应该是Walter,他想。

  “请进。”

  可是没有人进来,神父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朝门看去,“请进!”

  鲜血和死亡的气味从门的缝隙中汹涌地流进室内,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他已经握住了刀柄。但看清出现在门口的人,他本能的攻击动作停滞在了指尖。

  金发少女从门后面探出头来,蓝眼睛睁得大大的,有点害羞似的悄悄看他。

  “那个……”

  放松紧绷的肩膀,Anderson叹了口气,他只顾着全副精神防备那个吸血鬼,却忘记了他的血裔。相比她的主人,Seras Victoria——是这个名字吗?神父有点不太确定——几乎是无害的——然而这并不代表神父希望与她建立什么友好关系。

  “有事吗?”他反问道。

  少女有点紧张地咬着嘴唇,她有理由怕他,神父不无嘲讽地想,毕竟他们最后一次的交往以他用一打铳剑贯穿她的身躯告终。

  “我只是想……”她吞吞吐吐地说。

  “我没空陪你支吾一整天。”他打断少女的话,看见对方在自己略嫌粗暴的回答面前畏缩了一下。

  “好的。”她挺直脊背,从门后走出来,“我只是觉得应当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说,我们应该互相介绍一下……神父……我想我们接下来将要一起工作?”

  Anderson打量着局促不安的少女吸血鬼。她很娇小,但曲线醒目,在他看来她穿得太暴露了一点。按照神父所接受的教育,女性的穿着应当端庄稳重。

  但无论如何,她是对的。他们从未作过自我介绍,而且最多交换过不超过十个字的谈话内容。

  见他沉默不语,Seras不安地微笑起来。Anderson有点意外,那是个羞怯的笑容,而他从未想过一个黑暗生物竟会有这样的表情。直到此刻,神父才开始意识到,自己面前的吸血鬼实际上还十分年幼。

  “那么,”他开口问道,“你多大了,小姑娘?”

  似乎有点意外,她睁大了眼睛,“哦,我十九岁了。我是说……主人将我变成血族时,当时我十九岁。”

  几乎还是个孩子,神父皱了皱眉头。“你还小。”

  “我想是的,”Seras脸上仍是那个羞怯的笑容,“不过我已经死啦。”

  这个回答出乎他的预料。少女毫无戒心地对他微笑。神父没有太多与非人类生物交谈的经验——最接近的是他与少女的主人进行的交流,但那些交谈通常都充斥着不雅词汇,年轻女孩连听都不应该听。神父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面向少女在床边坐下。

  “你怕我吗?”他问道,尽管对问题的答案心知肚明。

  少女不自在地耸耸肩,“唔……我想是的。”

  “你不必怕我。”他顿了顿,思考了一两秒钟,“至少现在没必要。只要梵蒂冈和Hellsing的协议仍然有效,你就不会是我的目标——但等任务完成之后,我们还是敌人。”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不是敌人对吗?”

  神父点点头,“对。”

  “太好了。”少女的表情立刻明亮起来,见他对那个神情询问地扬起眉毛,Seras向他的方向走近了几步,“之前我有点担心,不过现在感觉好多了。今晚我来把野鹅佣兵团的队员们介绍给您,您看怎么样?”

  神父眨了眨眼,有点难以马上理解事态的发展。面前的少女——吸血鬼——她是想跟他交朋友吗?突然对少女产生了怜悯之情,他叹了口气,她一定没多少朋友,这孩子才这么小,就被强迫赋予了与之前截然相反的阴暗生命——

  不,是阴暗的死亡。

  他对她报以笑容。那是他对孤儿院的孩子们微笑时的表情,面前的少女还是个孩子,他想。

  少女吃了一惊。

  “哎呀!”

  “怎么了?”

  “我从来没见过您笑,神父。”她迅速答道,仍有显得些害羞,“您笑起来很好看,应该多笑一点才对。”

  不等他回答,她就已经跑开了,看着回头对他喊晚上见的少女,Anderson突然觉得,这次任务也许并不像他之前想的那么糟糕。

  也许吧,他想,但他依然应当保持警惕,那家伙尚未露面。


oOo


  四点钟,他准时来到Integra的办公室。女勋爵直到一小时后才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已经回复了严谨而整洁的模样,但蔚蓝色眼睛中却燃烧着怒火。Walter跟在她后面,似乎正试图安抚她,但收效甚微。

  “智障、低能、毫无建树的蠢货……”女勋爵咬着牙吐出一连串咒骂,从神父身旁走过。Walter无奈地对他耸了耸肩,示意他跟着进去。

  当男人们走进室内时Integra已经站在窗前,点起了雪茄。女勋爵深深地吸了口烟。怒气未息地看向管家,“敢对我提出这种建议,他们胆子倒是不小!”

  “只是提议而已。”管家冷静地回答道。

  “简直一派胡言!”Integra打断了他,“叫我拿自己的部下当饵来诱捕吸血鬼,他们以为这是捉迷藏游戏不成?”

  “他们毕竟对现场的危险程度——”

  “他们根本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叫他们拿妻儿来当诱饵的话呢,你看看他们的反应?”

  Walter叹了口气,“话虽如此,但您实在没必要当着他们的面这样说。”

  “既然有胆量说出口,就得接受后果。”她冷冰冰地作出结论,向空中呼出一口烟。而后就像刚刚注意到在场的神父般,女勋爵转向他的方向。“Anderson神父,您对住处还满意吗?”

  她的语气很冷,令他想起许久之前的那次见面,“是的,房间很好。”

  “我得为迟到而向您道歉。您也看到了,会议中有一些……分歧。”见他点了点头,女勋爵回头看了一眼墙角的落地座钟,“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最近要忙的事实在太多,不知您是否愿意与我共进晚餐?有些问题我们可以在餐桌上讨论。”

  与一位女性文雅地坐下用餐,Anderson确定自己能够完成这一任务。这位女性是Integra Hellsing,这或许不那么令人愉快。但毕竟,神父想,他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与女主人熟悉一些,这没有坏处。

  “我很荣幸。”

  “您太客气了。”Integra轻笑,“别担心,不会浪费您太多时间。相信您跟我一样,没太多时间花费在对方身上。”女勋爵边说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小小地耸了耸肩,“现在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要工作了。”

  Walter弯腰行礼。Anderson不太确定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他点头致意,跟在管家身后走出女勋爵的办公室。

  “餐厅里两小时后会准备好晚餐。”管家对他说道,“说实话,我很高兴她提议跟您共进晚餐。至少这样她就不能再把晚餐随便应付过去。”

  “看您说的,好像她还是个孩子一样。”

  Walter大笑出声,“我想我真的觉得她还是个小姑娘。她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倔脾气,固执得不得了,指挥别人做这做那,自己却我行我素。”

  “这些都是典型的首脑特质。”

  “啊是的。您不要误会,她是个出色的领导者。即使在她这一代人里也是出类拔萃的一位。我只是希望她能在为其他人费心的同时,也照顾好自己。”管家向他笑笑,“两小时后开晚餐。”

  没什么特别的事可做,Anderson回到了自己的房间。Integra重视他人的性命。他不由得想,在之前的冲突中他杀死了女勋爵的两位随从,她会为他们而哀悼吗?他想,也许吧。而Maxwell——上一次大主教为殉职的兄弟们表示悲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

  房间里很冷,他搓搓双手,起身走向窗前。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骤降的温度或者是因为夜晚降临的关系。

  ——或者不是。

  铳剑出鞘,房间中逐渐弥漫开浓黑雾气,男人低沉的笑声在房间中回响。

  “现出你的形体!恶魔!!”他命令道。

  空气在男人的笑声中轻轻震动,“太没耐心了,神父……”

  “我说,现出你的形体!!”

  “好让你有个攻击的靶子?哦不,不,我是来聊天,不是来打架的。”

  “如果真的想谈谈的话,你就不会害怕与我面对面。”

  “你说得对,但也不对。”黑雾从他的头顶散去,逐渐在房间的另一端凝聚成男人的形体。“我连一丁点聊天的兴致也没有,这你说对了。我永远也不会有跟你聊天的兴致,犹大的祭司。但我显然不可能害怕你。”

  吸血鬼之王的形体已经完全从雾气中显现出来了,男人如平常一样穿着鲜红的风衣,嘴边也还是那个嘲讽的笑容。但他没戴墨镜,血红色瞳孔径直对上神父的视线。

  “在谈话时还拿着武器,这很不礼貌。”他说,嘲笑地瞥了眼神父手中的铳剑。Anderson撇撇嘴,将它们收回袖子里去。

  “这样不是好多了吗?”

  “你想干什么?”

  “正如之前说过的那样,我来跟你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他回答道,一边暗自考虑,如果将铳剑直接刺进对方胸口的话,不知情形会不会马上变得像Walter说的那样,需要他们尽快将地点转移到室外去。“我跟你一样讨厌目前的状况,但只要你别来挑衅,我就不会去找你的麻烦。”

  吸血鬼低声笑了起来,“多么傲慢呀。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Anderson?这里是我的领地。”

  “那又如何?”

  “我要告诉你的是,”男人对他展开个露出獠牙的笑容,“如果想让你服侍的那些杂种满意的话,就最好别碍我的事。不论我还是这个组织都不需要你插手,你只要乖乖站在一边,等我们解决掉这件事就可以了。”

  “说完了吗?”

  “我已经非常通情达理了。”Alucard继续说道,“只要你守好本分,我也就不会为难你,至于你住在这栋房子里的事,我会尽量忍耐的。”

  “如果我说不呢?”

  “我知道你不像一般人类那样胆小,也不惧怕肉体的伤害。但你的职责和名誉呢?如果你带着任务失败的消息回到梵蒂冈的话,我看你们那群家伙恐怕会不怎么开心。”

  Anderson毫不退缩地迎接吸血鬼充满威胁的视线,“你对自己的能力倒自信得很。”

  “彼此彼此。”

  两个人恶狠狠地盯着对方,最后Anderson先移开了视线。“好吧。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辩这个。任务才是最重要的,我没那么多精力陪你耍嘴皮子。”

  似乎觉得自己赢得了胜利,吸血鬼露出得意的笑容。Anderson按捺住自己的怒火,Alucard是对的,这里是他的领域,让他一个人去做从完成任务的角度考虑不失为好的选择。

  “还有一件事,犹大。”

  “什么?”

  “要住在这里不仅代表你必须安守本分,更重要的是,你不能动不该动的东西。”

  神父翻了个白眼,“我对你的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你的棺材就算放在大厅中间也不必担心,我不会去碰那玩意儿的。”

  “不是棺材。”

  “我对Seras Victoria也没什么兴趣。至少现在没有,不过别担心,总有一天我会亲手送你们两个一起下地狱。”

  Alucard对他的话大笑出声,这让神父有些意外。

  “想对女警做什么的话请便。总不会比你们第一次见面时还糟糕了。如果更粗暴的方式令她愿意面对自己血族的本能的话那再好不过。不,我说的也不是她。”

  不死者之王向前走了一步,Anderson可以嗅到他身上比Seras浓重百倍的血腥和铁锈味道。

  “你清楚我说的是谁。”Alucard声音低沉地说,“不许碰她一根头发。如果你胆敢冒犯她,伤害她,甚至站得离她太近的话——”吸血鬼威胁地露出獠牙,“——我会撕碎你,碎到你没法将自己再拼起来。”

  啊,原来如此。

  这恶鬼对自己的主人充满占有欲。Anderson不觉得惊讶,毕竟他曾经仅仅因为Maxwell对他的主人出言不逊便威胁要杀死他。

  “你未免太看不起我了。”他简单地回答道,“我不会杀害一个睡梦中手无寸铁的女人。”

  “如果可以完全杜绝这种可能性的话,我会非常高兴。”

  “听着,我有我的工作必须要完成,杀死她只会毁了这一切。另外,我已经从管家那里得到过同样的警告了。我和你的主人都是文明人。至于保持距离的问题,我想等一会儿晚餐时她会告诉我她的打算。”

  Alucard的眼睛略微睁大了一些,“晚餐?”

  “她邀我共进晚餐——节省时间起见。”

  没等他把话说完,吸血鬼便消失了。真是的,略微松了一口气,神父想,这房子里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好好把话说完再离开吗?


Chapter 2 完

全文待续

评论(9)
热度(25)

© 雀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