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北极熊

关于

【Hellsing】【AI】【AAI】The Alpha Female 04

原作:DuchessRaven

翻译:我 @ http://blog.imayuki.com

同人:《Hellsing》

配对:Alexander Anderson/Integra Hellsing、Alucard/Integra Hellsing

分级:R,无实车,应该只有一章需要走链接吧

全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07 / 08 / 09 / 10 / 11 / 12 

          13 / 14 / 15 / 16 / 17 / 18

一堂囗启蒙课。自己挖个坑再自己跳进去,皮这一下开心不开心呀小朋友?

Lof的代码能不能行了,想加个斜体,没有,自己写代码,编辑一次就不见了,啧

先凑合着用下划线了,为什么连单行居中都不行啊(´・ω・`)


~Chapter 4~


  Alucard厌恶Alexander Anderson。

  吸血鬼之王想不出不厌恶对方的理由。那男人以正义的代言人自居,他敌视Alucard和整个Hellsing,自称代表上帝消灭“异教生物”的使者——就好像他自己还是人类一样——那个可悲的改造人。

  与神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令Alucard不快。Anderson的存在对他敏锐的感官而言好比芒刺在背,吸血鬼知道,对方同样能够时时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他们谨慎地与对方周旋,都不希望成为挑起事端的一方,心里却恨不得立刻将对方碎尸万段。

  更令人受不了的是Seras。女警看神父的眼神活像需要抚慰的小狗。她常常感到孤单,这他能理解,但Anderson?不死者之王想打醒自己的血裔,让她明白离神父越远越好才是正确选择。

  但这终归不是长远之计。他们总要一起执行任务的。吸血鬼阴沉地想道,至少Walter能多少理解他对那个犹大的厌恶之情。

  还有Integra。

  Alucard讨厌Integra对待Anderson的态度。Integra,他的主人,他的伯爵夫人,她待那教会的走狗如座上宾。Alucard痛恨她用礼貌的态度对待神父,痛恨她用比平常柔和许多的语气对神父讲话,他甚至受不了她与那家伙共处一室。

  夜色很美,月亮出来了,但吸血鬼无暇欣赏。神父正走在他身边,这令他心情异常恶劣。

  “别碍我的事。”他威胁地说道,加快前进的步伐。

  “这也是我的任务,吸血鬼。”Anderson回敬道。

  Seras小心翼翼地跟在两个男人身后,手里抓着Harkonnen(*长筒炮),在过去的两周中,少女已经充分总结了出一个教训——这时插嘴决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可不这么想。”Alucard将双手插在口袋里,大步向前走去。他们在城市的最东端,文明区域的边缘,这里充满了废屋和常年与贫穷饥饿作伴的难民。是低等吸血鬼藏身的理想地点。

  Anderson咕哝几句,快步跟上前去。整个白天都在下雨,他们经过的小巷中充满了令人不适的,温暖潮湿的空气。垃圾的气味在周围弥漫。然而即使这些也掩盖不了饥渴和鲜血的味道,他们的目标就在附近。,

  Alucard抬起头,小道在前方变得宽阔起来。道路尽头是一座废弃工厂。透过污迹斑斑的墙壁和破掉的窗户,他能感觉到里面有生物正在移动。

   这可能是最后一批了,他透过意识对少女说道,看来这次我们可以一口气解决问题。

  “主人说这是最后一批藏起来的家伙了。”他听见Seras在他背后说道。

  Anderson低低笑出声来,“非得通过你的孩子来传话不可吗,吸血鬼?你还是小学生吗?”

  Alucard沉下脸。我没叫你转告他,女警。

  抱歉,Master。

  他们已经来到了工厂门口。Alucard知道有人正在窥视他们,他能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他扬扬下巴,示意Seras上前。

  “你在这里等着就成,犹大。”

  “那可不行。”

  “这事用不着你插手。”

  “随你怎么说。”神父拔出铳剑,看向工厂大门,“我想你主人的命令是要你跟我充分合作。”

  Alucard发出一声嗤笑,“你会听从我主人的命令?真是没想到。”

  “这也是教会的命令。我别无选择,如果你觉得我喜欢这样,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Seras轰开大门,他们走了进去。工厂里很安静,但并非空无一人。他们立刻便被包围了。少女抓起手中的重型加农炮,蹦蹦跳跳地冲上前去。而两个男人并不着急,他们站在原处,等待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多有趣呀。”吸血鬼慢条斯理地说道,枪声掩盖不了他的嗓音。“对你来说,不得不从她手中接受命令难道不是很滑稽吗?”

  被Jackal(*黑枪)击中的下级吸血鬼身躯倒飞出去,头颅被银子弹打得粉碎。神父反手削下另一个吸血鬼的首级,不以为然地扬起眉毛,“哪里滑稽?从她还是个孩子时你就在听令行事了。”

  “我跟她有契约。另外在我看来,她现在也还是个小姑娘——所以你决定听从她的命令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好笑。”

  有一个吸血鬼有武器,它从阴影笼罩的角落中冲出来,对两个男人射击。Alucard和Anderson等到它耗尽了弹药,才开始回敬自己收到的子弹。

  “她不是小姑娘。”Anderson答道。那倒霉的吸血鬼正在逐渐化为齑粉,它的胸口被子弹穿了一个洞,额头上插着祝福过的圣剑。

  “相对你我而言,她还是个小孩子。”

  “她是个女人。”

  Alucard挑挑眉毛,“你对异性有兴趣?真令人意外。”

  “别说得那么下流。”Anderson皱起眉头,“我是说,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和管家没必要一副过度保护的模样,把她当小女孩看待。”

  Seras跑来跑去,到处消灭残余的吸血鬼,男人们收起武器,让她来处理善后工作。Alucard在一楼转了一圈,寻找可疑或能够提供线索的物体。Anderson跟在他后面,但他们并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整个厂房被刚刚的战斗搞得一塌糊涂。

  “请教个问题,Anderson。”Alucard一面留意周围的动静一面问道,“作为那个连面孔也没有的上帝的仆人,在你眼中,女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

  “这算什么问题。”

  “就当是给我个面子。”吸血鬼边说边低头检视墙角,那里有几只装着化学试剂的玻璃瓶,但Alucard看起来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你周围尽是一些发誓守贞的女人,太无趣了。告诉我,你是不是根本从没想过女人意味着什么?”

  “什么意思?”

  Alucard抬起右手,指着不远处的少女。她正忙着检查建筑物的各个角落,确认没有漏网之鱼。月光从窗子撒进室内,勾勒出她丰满的胸部和圆润的大腿。

  “你看她。”他说,“在你看来,她只是一个性征出众的人类而已吗?你有没有注意过她的身体、曲线和魅力?你注意过她嘴唇的形状吗?你观察过她行走的姿态吗?她的手指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来握住武器的呢?”

  神父突然别开了脸,面颊上有不明显的潮红。吸血鬼差点大笑出声,上帝啊,犹大的祭司正企图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但显然没有奏效。

  “她很迷人,不是吗?”他步步紧逼地问道,“女人有多么诱人,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紧紧地皱着眉头,Anderson头也不回地走出工厂。

  “你要去哪里,犹大?”

  “我拒绝跟你讨论这种事。”

  吸血鬼低声笑起来,回身向Seras招招手。少女连蹦带跳地跑下楼梯,向他的方向跑来。毫无疑问,她非常性感,Alucard清楚这一点。但Seras是他的孩子, 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小女孩。

  与他的伯爵夫人比起来,她像是一个苍白的浅影。

  少女快步跑向他,一头金发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醒目。就在她离他不到三码时,一个影子突然从上方坠落到两人之间。

  他早就察觉那个下等吸血鬼的存在,只是懒得理会。

  “去死吧!Hellsing的走狗——”那生物尖叫道,手指长枪般贯穿Alucard的胸口。男人略微勾起唇角,从某种意义上说,对方的话在他听来是种恭维。

  “谢了。”他慢条斯理地说,枪口抵在对方双眼之间。

  一声枪响。Seras倒吸一口凉气,“Master!”她叫道,“你有没有——”

  “总有些蠢货,以为自己能做成别人做不到的事。”Alucard耸耸肩,示意少女跟上自己。“我喜欢给他们临死前留一点时间,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错了。”

  他们动身返回Hellsing宅,Anderson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这正中Alucard下怀。他们找到并清除了敌人,却仍不知道他们藏匿起来的究竟是什么。

  他们漏掉了一些东西。

  Hellsing的使者们走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两个年轻男人的形体从阴影中浮现出来。他们走向仰面倒在地上的尸体,看见尸体眉心冒着缕缕青烟的弹孔。

  “啧,啧,啧,”其中一个说道,“真不走运。”

  “没错。”另一个答道,在尸体旁边蹲下身,“不走运,而且愚蠢。他真的相信我们说的,以为自己能打倒伟大的Alucard。”

  “不过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的确。”赤红瞳孔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男人抓起那具尸体的手腕,“这是我们需要的最后一种原料。”

  那只死人的手一动不动,沾满了不死者之王的鲜血。


oOo


  Anderson走在前面,他身后的两个吸血鬼不时低声交谈,他们没有试图与他交流,神父对这一点感到非常庆幸。他不希望任何人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也不希望他们接近自己,否则那些知觉敏锐的生物会察觉到他身体异常的燥热。他确定Seras没发现自己的反常,但Alucard——那家伙就不一定了。

  当吸血鬼对他谈起女人,以及那些……那些他已摒弃许久的事情时。他内心的某个部分在那些充满诱惑的言辞面前完全败退了。那种感觉很奇怪,Alucard站在他的身旁,对他指出少女身上那些性感的部分,这令他感到浑身燥热,坐立不安。 然而与此同时,他眼前出现的形体却并不是Seras Victoria。

  他想到了Integra Hellsing。

  神父的第一个反应是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光。他怎能用那种眼光看待一个女人?更何况是她。这显然是不对的,是禁止的,有罪的。

  当吸血鬼说出“女人”这个词时,第一个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是她的脸。这没什么可奇怪的,她是个女人,他正与她逐渐熟识起来。没错,这很正常,可事情至此还远未结束——

  你注意过她嘴唇的形状吗?

  他想起Integra Hellsing啜饮红酒的样子,她的嘴唇轻轻含着杯缘。

  你观察过她行走的姿态吗?

  他记得那一夜晚餐后她离去的背影,在军装外衣下,她纤细的腰肢曲线若隐若现。

  她的手指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来握住武器的呢?

  他看过她擦拭佩剑,动作如军人般灵巧而温柔。她轻抚剑刃,仿佛忘记了自己面颊上还有血迹。她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了——

  够了!他猛地摇头。这太荒谬。他今天得多念几遍祈祷文才行,如果这能让他摆脱那些有罪的念头的话,他可以彻夜祝祷直至清晨。

  可那些念头为何有罪?

  这个问题突兀地浮现在脑海中,他没有理睬它。

  回到Hellsing总部时,时间已经将近午夜。Alucard让Seras去与佣兵们一起执行夜间巡逻任务,自己则追上了Anderson。

  “我们得去汇报情况。”吸血鬼说道。

  Anderson犹豫了一下。他不确定自己眼下是否想见到Hellsing女勋爵。“你一个人去汇报就行。”他生硬地答道,“我要去睡了。”

  “我很乐意一个人去。”在他转身前吸血鬼抓住了他的胳膊,“不幸的是Integra要求过,每次任务后都得听取我们双方的汇报,你忘了吗?”

  他甩开对方的手,“走开。”

  “看来你心情不太好。”吸血鬼微笑起来,唇边含着恶意,“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如果从未领会过关于女人的乐趣,男人很容易情绪不稳。告诉我,神父,”红衣男人顿了顿,刻意将每个音节发得优雅而清晰,“你的上帝能满足你吗?你的上帝能像修长的腿和柔软的乳房那样,带给你无上的欢愉吗?”

  他在那样的景象出现在脑海中之前咬住了自己的舌头。“那就快点解决。”他低语道,一面向大屋走去。时间很晚,也许她已经就寝了。

  但这次上帝没站在他那一边。他们走进顶楼的办公室时,女勋爵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Anderson敲敲门走进去,Alucard穿过天花板,斜倚在主人的办公桌旁。

  女勋爵抬头看向两位男性,她看上去很疲倦,但天蓝色的眼睛仍然闪着光。

  “欢迎回来。”她说,转过头去看着Anderson,“您也是,神父,今晚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吗?”

  “没有,Master。”没等他开口,Alucard抢先答道,“那里不过是一群东躲西藏的垃圾,他们几乎成功组织了一次暴乱——除此以外,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

  “好吧。”Integra叹了口气。“你们可以去休息了。”

  Anderson举步准备离开,但几乎立刻,他便注意到Alucard没有按命令行动。神父停下脚步,看见红衣男人正伸出手去,轻轻摘下他主人脸上的眼镜。而这个动作并没有令她吃惊或不悦。

  “您也该去睡了,Master。”吸血鬼柔声说道,“已经很晚了,您也已经累了。Walter知道您熬夜会不高兴的。”

  她笑了笑,伸手去取他手中的眼镜。他将手伸到她够不着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两个人在闹着玩一样。“我能照顾好自己,Alucard。”

  “我不相信你,Master。”

  Integra微笑起来。Anderson感到自己的胃痉挛了一下。她不常那样笑,除了对她那渎神的仆人以外……

  最后她投降了。“我一会儿就去睡。”她说。Alucard这才满意,他将眼镜还给她,并执起她的一只手。Anderson注视着吸血鬼小心地脱去那只手上的手套。

  “那么,祝您晚安。”他弯下腰去,用冰冷的嘴唇亲吻她的指尖。“我的主人。”

  他无法再看下去了。Anderson猛地转身走出女勋爵的办公室。他敢发誓正吸血鬼在他的意识中大笑。那家伙能读出他的想法吗?希望不会。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的心底深处,正翻滚着名为“嫉妒”的浪涛。


Chapter 4 完

全文待续


评论(6)
热度(23)

© 雀蜂 | Powered by LOFTER